Skkkkk&flower

我面前有一条河,阳光下。

锋利如纸,瞬间划开长长的口子
略略触及心口的疼,许久才渗出血丝。
右手指端渐渐麻意,那是身体的应急反应,
在内里有神奇的凝血机制,悄然运作。
还是有些疼:(
许久没有划开过手,前年夏天,用钢制器具削土豆丝,手上的肉削了一小块。
现在仔细看手,全无痕迹,是青春无痕。

评论

© Skkkkk&flow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