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kkkk&flower

我面前有一条河,阳光下。

作业改写白话诗词==.. 

破阵子 春景 晏殊

女子对镜梳妆,心灵手巧的婢女为之梳起飞云鬓,描画柳叶眉,点绛唇,露皓齿。女子自闺阁木窗望去,忽闻黄鹂枝头啼,又见它用嫩黄的喙梳理颈间羽毛。却是春到,燕子来时新社,缬草筑巢,一树梨花未落尽,春和景明。女子换上鹅黄短衫,轻易碎步,来至院落池边,梨花瓣落在了池面作舟。她不再流连春日落花,朝院外走去,柳絮飘飞,便像三月飞雪,乍暖还寒,女子携一团柳絮在手心,细看一片白色之中的点点黑子,感叹万物。她将其满载路边泥道,却是有几分黛玉葬花的意景,但期待的是不知哪日会发芽长出又一株新生树苗。

她拔下路边野草,以作斗草用,锋利的叶缘给女子的手带来细小血痕,而她满心欢喜,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也不知。她见面前被遮挡住一片,抬头看,原是邻家的女子唤作鬓云的,两人相视一笑,开始斗草。鬓云是有另一番风情的女子,纤纤青葱玉手,粉白肌容,三千青丝垂脑后,巧笑焉兮,美目盼兮。两人斗草完毕,不分高下,终究是女子赢了。怪不得昨夜做了一个好梦,原来是今天斗草得胜的征兆,这两人却全然无一丝竞争之意,唯有浅浅的笑意在她们面若桃红的脸颊微漾。两人告别后,女子沿着采桑径,凌波走过,精美的绣花鞋沾上了泥渍。她见不远处的一棵桑树下,有位翩翩公子,手执白扇,口中吟唱着破阵子的曲子,道是:

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。日长飞絮轻。

巧笑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逢迎。疑怪昨宵春梦好,元是今朝斗草赢。笑从双脸生。


评论

© Skkkkk&flower | Powered by LOFTER